俄乌战争下丨工具百年大变局

发布时间:2022-03-09阅读次数:

1949年 美国GDP:2672亿美元,人均GDP是1882美元。当年中国的GDP是123亿美元,人均GDP是23美元。


这是一个另人窒息的差距。

 

两代中国人,奋起直追,艰苦奋斗,2020年美国GDP是20.9万亿美元,相比1949年增长了100倍多,但是我们更快,2020年我们的GDP是14.7万亿美元,人均GDP超1万美元,在美国飞速发展的同时,我们仅用70年的时间,让人均90倍多追赶到只有6倍的差距。

 

工具从业者用40年的时间,筚路蓝缕,逼得欧美那些百年工具品牌,不得不在那些本土产的工具上打上“Made in USA” 美国制造、籍以此来兜售情怀,“Made in china”在质量上,外观上,性能上不再被碾压,可以同场竞技。 

图片


工具产业把后发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我们加入国际社会也就是改革开放的40年,之前客观上发达国家比中国领先,我们只要选择发达国家已经验证过的,正确的事去做,就可以节省很多成本,发展很快,这也是我们快速崛起的主要原因。

 

在欧美已经把工具产业放弃,转移得差不多了的今天,以他们目前的工业体系,已经很难支撑他们在工具上的研发速度,生产进度有中国这般神速,特别是在一些小的品牌,产品的换代升级上很也大都开始捉襟见肘。

 

而支撑我们做到这些的,就是中国的全产业链基础的制造业。

 


 

图片

不应该放弃的“低端”工具产业

 


五金机电产品属于民用的轻工业产品,是生活与生产建设必不可少的生产资料。全球看,发达国家是少数,发达国家里的有钱人毕竟也是少数,这个星球上绝大部分人对于这种生活的必需品最敏感的就是价格,谁能提供质量过得去,而且价格更低的产品,谁就能占据最大的市场。


我们应该向高端产品发起冲击,但是我们也不能随便的将量大的中低档产品拱手让人。

 

过去,发达国家人口有限,所以,一旦技术突破实现产业升级,就会把低端产业转移出去。但是我们简直就是一个另类。一方面拼命搞产业升级,但是同时绝不转移低端产业,讲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吃到嘴里的绝不吐出来。因为我们还有大量的落后地区,还有好几亿的低收入人群啊。

 

虽然工具类产品看起来并不是那么高端,那么有技术门槛,但是如此众多的产品线,光钻头就几百个类型,上万个SKU,整个工具行业几十万,上百万的SKU,谁又有这么强的工业基础,工业制造能力通过这么低的成本把他做出来呢?低成本,高性能,本身也是一种能力。


发达国家随随便便搞个高科技产品,反正发展中国家没有,爱卖多少钱卖多少钱,还不太愿意卖给你们这些穷鬼。欧美国家靠这些产品的高利润,让国民过着特别幸福的生活,福利极好。甚至只要出生在某些发达国家的人,可以不用努力、可以不用工作。靠福利就可以舒舒服服过一辈子。

 

现在,其实还是这样。只是前景堪忧。

 

等我们一步步把高端产业都掌握了,我们再来讲什么是真正的公平。大家都不要躺在福利上高喊“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普世价值”。真正的普世价值应该是:不劳动不得食、劳动者是最美丽的。我们凭借巨大的人口数量和市场,巨量的工程师,把发达国家原来超高高利润的产品,直接干成白菜价。

 

当我们依靠强大的化工产业与强大的重工业基础把以最优的成本把产品做出来时候,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还能通过互联网以9块9包邮的方式把产品卖出去


江浙沪加上广东北京,虽然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一个标准的发达国家,但是我们也要明确的认识到一点,我们的经济发展目前还极不均衡,2020年底前,我们才实现解决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核心问题,也就是很多地方才刚刚脱贫,有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

 

早期农村人口大量涌出的时候,除了很大一部分人去了工厂流水线,同时也有更多的人走向了社会建设的一线岗位,各种建筑工人,装修工人,维修工人等,而这些人的一生大都与工具为伍,对各个品牌的产品能如数家珍,一把又便宜又好用的工具是他们最理想的选择。

 

什么是又便宜有好用的工具?

 

这当然不是BOSCH, 不会是Makita, 不会是SATA, 不会是STANLEY,更不会是FEIN, HILTI,KNIPEX这些奢侈品般的工具品牌。

 

图片


他们是广大永康,南通,余姚,临沂的国产品牌,他们是东成,大艺,他们是绿林,波斯,他们甚至还可以是龙韵。

 

当我们由农业大国向工业大国迈进时,这些品牌不可谓没有做出过卓越的贡献,为国民经济建设提供了廉价而又不错的产品。一把永康产的电锤,一把临沂的锤子;


也许见证了幢幢高楼平地起,

也许见证了一套套新房在夜晚亮起了温馨的灯光,

更也许是支撑起来了一个家庭,

还也许送了一个小孩去读了大学,

。。。。

 

诚然,我们也大可不必对于这种9块9包邮的工具太过于苛责,每次都骂他们做烂货,卖烂货,浪费社会资源。但是也真心的希望这些品牌在见证了祖国的崛起后,依然能相信自己会重生,向高端工具品牌发起冲击。

 


 

 

图片

中国式自主品牌的未来全球之路

 


据IMF的统计分析,2018年全球发达国家的人口合计接近11亿,而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合计高达63.9亿。

 

其中美国以全球4.6%的人口,消耗了全球23%的资源,以美国人这种铺张浪费和大手大脚的消费法,美国生意显然是最好做的,丰厚的利润和强大的购买能力才能养活各种一线大品牌,所以DeWalt, Milwaukee ,Snap-on这些贵出天际的工具才能在美国卖的这么好。

 

同理,欧洲的那些高端,但是又贵的不可思议的品牌也都诞生在这些超级发达国家,比如德国,比如瑞士,甚至比如日本,说白了,就是利润好呀,养得起这些牌子。

 

你能想象在云南,广西,贵州,或者湖南,河南的某个乡镇的装修师傅,手里拿着一把4千的Milwaukee电钻,地上躺着一把2万的Hilti电镐,电镐上装着一支200块的BOSCH凿子,工具包里还别着一把400块一把的Knipex钳子吗 ?

 

不可想象对吧!

 

他们会不知道米沃奇,BOSCH的工具真的好吗?真的耐用吗 ?


所以祖国的筚路蓝缕,是全体中国人的筚路蓝缕,祖国的今天是我们两代中国人省吃俭用,努力奋斗的今天。

 

高达64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甚至还有很多落后国家和地区,他们需要的是中国的东成,绿林,甚至最好能有中国式包邮的龙韵,芝浦,科麦斯。

 

图片


所以你能理解,为什么这几年中国走出去的,包括线下以及跨境的这些以性价比著称的自主品牌以完全不可思议的价格在全球大杀四方,工具出海以苏州盈合为主的典型代表,他的自主品牌INGCO,TOTAL等,这几年在海外以翻倍的速度在增长,(当然,盈合这些年在国内供应链以及营销上一些比较霸道排他的做法,在行业内颇有微议。)我本人也是在从事自主品牌出海,虽然还远没做盈合这么大,但这不影响盈合做为中国自主工具品牌在出海的营销模式上,在品牌化道路上,给全体工具行业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样,单就这一点还是非常值得我们尊重的。

 

中国以外的发展中国家大都以资源型,农业型,或者旅游型的单边经济为主,一方面,中国的极具性价比的品牌进入到当地市场,可以为当地人在工具上节省更多的开支,以更少的钱买到更多的产品,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一种绝对的品牌垄断或者资源垄断?为中国制造争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呢?

 



 

图片


为什么工具产业升级势在必行

 


工具产业升级的的必然性不光只是来自于发达国家与产业转移对我们的形成的压力,主要源自我们每个工具从业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不光是工具,其实只要是在金属制品行业,产品的基础成型都离不开冲床 锻压。早些年的冲床是完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都是靠人手一个个的把材料喂给机器,那时候的工人连带手套的意识都没有,稍一疲惫,意外就随时会发生,早在2007年,就曾有人做过这样子的预测:珠三角每年发生断指事故个案至少有3万宗,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头超过4万个。而据调查,这些工伤发生最多的行业是五金(占到了32.3%)

 

图片


更严重的是那些慢性疾病,大量的喷漆,喷塑工艺,都是靠手工拿着,工人一般都是带着拿着薄薄的棉纱口罩,伴随着大量的有害气体的吸入,喷漆工这个工种也导致了大量的癌症,白血病。而那些连口罩都不带的打磨工,和抛光工人,则是尘肺病的主要得病群体。

 

图片


不仅是对个人,对整个社会的环境污染也是低端产业带来的沉重后果,早年的工具产业集中区,聚集着大量的中小型工厂,以追求眼前经济效益的最大化为目标,采用污染严重理应被淘汰的热处理设备和工艺进行生产,随意排放污染物,不关心工人的身心健康,更缺乏环保意识。以麻花钻的生产为例,早年的麻花钻的热处理大都采用传统方法,工件的加热、淬火和回火均在盐浴炉中进行,并采用碱水清洗。在生产中,盐浴加热时挥发的盐蒸气和盐渣,热处理后清洗工件的废水均具有强烈的毒性。

 

图片


国家早有明文规定,淘汰这种落后的对环境污染严重的热处理方法,用清洁的热处理方法替代,即使暂时无法替代,必须对有害物进行严格的无害化处理。但恰恰相反,这种被国家强制淘汰的热处理方法在早年的丹阳地区还在广泛的使用并且不受控制。

 

以丹阳地区某年生产高速钢钻头1亿支的钻头大厂为例,他年产值可能一年能高达2亿美元。假设该厂有10条高速钢钻头盐浴加热生产线,包括盐浴炉共40台设备,加热温度为1250℃左右的盐浴炉10台,用100%BaCl2作介质。那我们可以推算,假如每天两班制全负荷生产,全年消耗的有毒盐就能达到25吨(其中剧毒的BaCl2年消耗约10多吨),均可以变成有毒害的盐蒸气和盐渣;另外清洗后的废碱水约6000吨。

 

那些年,这些污染物不是不会作任何处理的,是可以随意排放的,不仅使车间乌烟瘴气,还严重污染周边环境。很难想象,那些年,丹阳地区不仅是某几家,那是多达百家的企业有毒有害物每天的排放,丹阳地界的河流一度都是黏稠的,臭的冒泡的。

 

早年的各种手工具,比如扳手,锉刀和手工锯条也都仍采用氰盐浴渗碳或碳氮共渗处理,随意倾倒剧毒的废盐渣和排放废水,情况非常严重得不亚于麻花钻。

 

另外一个巨大的环境危害的加工环节-电镀,电镀是大部分工具不可缺少的工艺,电镀是金属表面的“光亮剂”,利用电解原理在某些金属表面上镀上一薄层其它金属或合金的过程,其本身并没有污染,但生产中,电镀会使用大量化学药水添加剂,时间长了对身体有一定伤害,引发慢性病的发生,电镀产生的废水毒性大,对土壤,动植物生长均产生危害。

 

图片


在电镀工艺在处理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会给环境带来严重的污染重金属废水, 理论上需要严格执行电镀废水处理达标排放, 但是这套废水排放标准非常麻烦不说,关键做这一套设备需要花费也非常昂贵,加上本身电镀工艺并不复杂,所以大量的工厂都是自己镀,废水随便排,不光是天上的雾霾,那些年甚至于在江浙沪都很难找到一条干净的河流。

 

没有自动化加持的机加工基本靠仪表车床进行,手工打孔,用的还是七八十年代的机床,需要工人无时无刻的站在油污的机器旁边,重复的摇动机器的主轴,生产的产品不仅精度不高,所有的工序都需要大量的人工扑上去才能完成。

 

图片


这一切并不遥远,都是早些年甚至现在还在发生的事情,而这一切都是我们这一代工具从业人员亲眼见证过来的。

 

不升级,难道你愿意回到这样子的昨天吗 ?

 

 

 


图片

百年大格局

 


1. 坚持长期主义的事,守正用奇,保持好奇,理性,并且长期有奋斗的状态。


俄乌战争下的世界格局风云突变,炮火不打到眼前,总是有人隔江犹唱后庭花。一边说着华为不是民族的,一边穿着耐克阿迪说歧视与品牌无关。但历史在不断反复向我们证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各个如秃鹫般虎视眈眈。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上到国家,下到我们每一个产业的上升、发展、复兴,必然会引起已有格局的动荡,进而诱发一系列被围剿的事件层出不穷。

 

未来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第三次世界大战到底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充满了不确定,说不定某个导火索早被点燃。但我们应该知道,台湾的回归会是历史必然规律。当工资追不上房价也已早是既定事实,业发展也必然会遵循资本主义发展规律,一步步向着垄断行业去发展。那么在历史到来的那一刻前,又会有什么新的机会呢。

 

欧美的那些高端工具品牌,能跨越百年,经久不衰,还在日益强大。我们能和国际老品牌学什么?它们的崛起之路,它们的变与不变,我们应该去进一步的梳理清楚那些穿越牛熊的品牌都做对了什么?而不是因为某几个新崛起的工厂,某几个跨境电商品牌几个月做了几千万,一个亿而焦虑,或是亢奋。未来,健康的商业状态应该是趋于理性和专业主义,长期主义的。

 

图片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大公司,大品牌都会有大公司病,管理臃肿,决策缓慢,这种由退步带来的盲目,进而就会朝着极端化发展。要么对内极限管理,压榨员工使其剩余价值进一步剥削,要么对外不断烧钱以维持市场份额不被进一步蚕食。这种必然发展规律是《资本论》中反复论证的。

 

一线大品牌们都想在全球市场拼命的扩张中获得这些问题的解决,但是这种扩张往往会将它们带到其所追求的反面,往往它为解决这些问题而进行的市场营销,终将因为病急乱投医而加剧自身的困难,盲目的推广连它原有的东西都要消耗掉,放在明星身上是“流量的反噬”,放在个人身上就是被割韭菜。

 

但是也不能忽视一个问题,我们工厂生产从业者或者品牌商,在自身思想认知不足时,想迅速扩张的意愿会掩盖更深层的问题,会把所有短时间挣到的钱和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一些盲目的项目而忽视了专业与长期主义的坚持。

 

当你带着他能成功,我肯定也行的想法去孤独一掷时,最终必然会因为盲目的投入进一步增加发展的困难,毕竟有限的存款和精力对于小企业来说是用掉一点他就少一点。再回到世界的角度,不正是印度觉得中国能行它就行吗,到底行不行,我想我们也是知道的。

 

2. 对于企业,世界上只有一条护城河,就是企业家们不断创新,不断的疯狂的创造长期价值。早死早超生,从内部颠覆自己。


当我们的父辈们栉风沐雨忙碌在生产的一线,只为了赚取微博的工资,工厂只为了赚取微博的OEM费用时,我始终相信历史是个轮回,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新冠肺炎时有00后医护人员冲锋在前,有在中印边境冲突而殒命的国之脊梁,也是00后。在家时谁不是父母的宝贝,在外却为你我而冲锋陷阵。

 

哪有什么垮掉的一代,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中最勇敢的人保护的最好。当你明白了国家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当你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那么此时,人生这场持久战,对所从事的行业这场持久战,工具的产业升级这场持久战,就有了足够的根据,使你可以大胆去闯,放手去干了。

 

没有人有资格站在实力的立场,对你我说一句贬低的话语。

 

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已经在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的位置上坐了11年,头顶全球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工业体系、完善的配套能力的光环。但与此同时,“大而不强、全而不优”也是长期以来制约制造业发展的困局。

 

图片


中国作为防疫优等生,尽管在全球范围内最早开工,但受生产全球化影响,国际贸易顺差导致的海运无柜可回的局面,原材料供给遭到限制。同时受“制造业回流”、“东南亚迁移”等国际经济政策影响,我们需要在釜底抽薪中,主动剥离那种没有什么附加值、密集劳动力的项目,在多方压力下完成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变,在阵痛中走出“低端”困局。

 

谋大局,思长远,架起望远镜去观察变化,捕捉机遇。另一方面用显微镜研究生意的本质,看清它的基因、细胞,还有能量。

 

 


图片

尾声

 


八国联军侵华后,美国当时的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曾经拿当时中国的例子教育当时的美国国民,发表了著名的《奋斗不息》的演讲;我们截取片段来结束本文。

 

我们这一代人不必完成先辈所面临的那种任务,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任务,要是我们没能完成我们的任务,我们就要遭到不幸。我们决不能扮演中国的角色,要是我们重蹈中国的覆辙,自满自足,贪图自己疆域内的安宁享乐,渐渐地腐败堕落,对国外的事情毫无兴趣,沉溺于纸醉金迷之中,忘掉了奋发向上、苦干冒险的高尚生活,整天忙于满足我们肉体暂时的欲望。那么,毫无疑问,总有一天我们会突然发现中国今天已经发生的这一事实:畏惧战争、闭关锁国、贪图安宁享乐的民族在其它好战、爱冒险的民族的进攻面前是肯定要衰败的。

 

如果我们要成为真正伟大的民族,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在国际事务中起巨大的作用。我们无法回避大问题,我们能决定的仅是处理问题的效果良寙。去年我们被卷入与西班牙的战争,那也是不可避免的。我们所能考虑的仅是我们该像懦夫那样退缩呢?还是该勇敢、斗志昂扬地开赴战场,以及一旦进入了战场,我们是否能打胜。现在的情况也是如此,我们无法回避在夏威夷、古巴、波多黎各和菲律宾所面临的责任。我们所能考虑的仅是,我们能否妥善处理这些问题,增强我国的威望,以及我们对这些新问题的处理不当,会不会成为我们历史上黑暗耻辱的一页。拒绝处理这些问题与处理得一败涂地没什么两样。问题就在眼前,无法回避;要是我们着手去解决,必然存在着处理不当的危险,但是拒不处理就等于承认我们根本无法处理。



Copyright © 海南隆威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 All Rights Reserved. 腾云建站仅向商家提供技术服务
回到顶部